博尔塔拉蒙古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限制访问,文件加密软件可以有多大能耐?

2021年06月02日 11:55

导读:治理数据安全问题,时不我待!根据Ponemon研究所的报告,可以发现超过一半的单位都经历过由第三方造成的数据泄露,同时,超过70%的企业自认为给予第三方的访问特权过多。如今由于人为因素造成数据泄露的事件比比皆是,想要消除数据安全隐患,除了彼此订立保密协议之外,还可以通过部署文件加密软件落实数据防泄漏措施。


多数企业都认为自身的数据不会那么容易泄露,因此对于第三方访问的管控力度也就差强人意了,但根据调查,近一半的企业都在经历漏洞导致数据泄露的问题。早前REvil黑客组织团伙从苹果代工厂窃取苹果最新产品设计图,并以此为要挟索要“赎金”,该事件再一次敲响了企业对于第三方访问权限管控的警钟。事实上,超过半数的企业在第三方访问敏感和机密信息之前,都没有采取应答措施,对于第三方的访问安全和隐私做法不甚在意,既然企业员工对于第三方的访问疲于应对,那么又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让服务器自己审核敏感的操作行为?又有哪些好用的加密软件呢?


事实上,目前市场上好用的加密软件,除了对企事业重要文档、核心数据进行加密处理以外,还能够实现应用服务器数据的安全保护。根据了解,国内某知名重卡品牌企业通过我们的防泄漏系统与公司内部的 ERP 等应用服务器的无缝整合,做到上传解密、下载加密,有效保障了应用服务器上的数据安全。在安装了我们的数据防泄漏系统之后,该企业在应用准入上的条件变得严苛,系统会对访问来源进行审核,一旦发现来源并没有安装相同的防泄密系统,就会将其认定为不可信任的访客,在这种情况下终端将无法正常访问受控应用服务器,即便是受信任的访问来源,企业方面也可以通过对在线阅读的网页内容进行安全设置,如禁止截屏、禁止复制等等,保障数据的安全性;防泄密系统还会对客户端访问应用服务器进行绑定连接,有效控制因为仿冒服务器而造成的数据泄密。


根据IBM和Ponemon Institute 2020年数据泄露成本报告显示,超过50%的数据泄露是由恶意外部人员造成的,另有超过20%是由系统故障和攻击造成的。在数据安全隐患难以彻底消除、数据成为核心生产资料的时代,好用的加密软件能为数据安全治理事业添砖加瓦,不是很好?


相关推荐

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

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5月19日,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这意味着,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做电商。“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过去几个月,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完整的电商工具。开通FacebookShops,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完整的电商体验。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扎克伯格表示,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并在发现页(Explore)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扎克伯格用“免费、易用”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Shopify,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Cafe24,TiendaNube,Feedonomics。除了更明显的入口、更完善的开放生态,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无论是在搜索、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据麦肯锡估算,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的销售额。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简单来说,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识别和分类,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其中,系统“GrokNet”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7万个标签的训练,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刁钻角度”。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肤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阶层,以使得不同国家、语言、年龄、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此外,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除了3D技术以外,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试色⼝红、彩妆或体验家具;还有Fashion++,结合语义理解、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扎克伯格认为,“这些叠加在⼀起就构成了相当强⼤的功能。”但实际上,在不同的阶段,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千人千面”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另一方面,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朋友的推荐”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电商,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Lasso的计划是,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但从结果上来看,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Lasso下载量仅42.5万次,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4亿次。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ExploreTab)一样。”他同时表示,“TikTok正在增长,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而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但实际上,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整体氛围倾向于“呈现美的(showsomethingpretty)”;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不一定是原创,也可以是二次创作。另一方面,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梅耶尔(KevinMayer)为字节跳动⾸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席执⾏官。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乐、游戏等业务,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长期来看,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至于电商的可能性,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推出抖音小店,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抖音排在第三。近期,抖音小店增长快速,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直播带货无需跳转。抖音、快手、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博弈、试探,又增加了新的变数。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Facebook和微信一样,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去年夏天,Facebook成立NPE(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小组,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作为Facebook内部的“App工厂”,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爆款”产品。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快速迭代、快速试错,同时和主品牌分离,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的印象。近日,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该产品被视为“音频版Twitter”,内测用户仅5000人,估值已达1亿美元。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也是在今年5月,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社交、内容(图片、短视频、直播)、电商、toB工具,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一方面,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另一方面,对TikTok、Clubhouse们的阻击,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

2020年05月29日 11:10

租客:划重点,这才是租房的正确打开方式

明理直气壮的跟你说“房子还在、随时看房”,等你满心欢喜挤出时间去看房时,却被残忍告知“房子没了,已经租出”;明明在咨询时将房子描绘的如同“宫殿”一般,但到现场一看,却比“贫民窟”还惨;明明口口声声保证“费用低廉”,但在租房中却遭遇费用“步步加码”,逃脱不了“押一付三”、“高额押金、中介费”的魔爪,甚至还不一不小心掉进“租金贷”的坑里,作为租客的你,是不是也想大呼一声:租房好难!“弄虚作假——缺乏信任——不作假不赚钱”仿佛渐渐在租赁行业中成为了一种愈演愈烈的恶性循环。如今,中国已经逐步进入“存量房时代”,在存量房交易愈加增多的今天,通过一种怎样的模式能够打破曾经的恶性循环,进而改变行业生态为存量房交易双方提供更为省心、放心的服务,是租客网全体所追求的目标。公开承诺“百分百真实房源”,率先实行“租房免押金,不要中介费”,推出“地图找房、线上实景看房”,省去找房、看房时的诸多烦恼,实行“租客惠、租客社群”项目,让租客的生活更便捷、更实惠、更丰富……租客网让行业更诚信,更透明!真房源应该是融在骨子里道德里的最基本的要求,是所有中介机构、从业人员的基本行为准则。破除行业而陋习,是一个道阻且长的过程,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租客网等一些新兴房屋租赁平台异军突起,为租客展开了更具特色的服务和运营,在相互竞争的同时,也给房屋租赁市场注入生机与活力。租客网如今已经快速发展成为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与其说租客网是一个新产品的诞生,不如说这是一次定位和聚焦,是一次重新定位和聚焦。未来我们相信,随着互联网租赁行业的独角兽租客网的不断发展,定能对整个市场行业生态,创造新的辉煌!

2020年04月29日 11:54

法律对居间合同有什么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24条对居间合同进行了规定:“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因此,所谓居间,是指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在民法理论上,居间合同又称为中介合同或者中介服务合同。向他方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的一方为居间人,接受他方所提供的订约机会并支付报酬的一方为委托人。居间人负有下列义务: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要为委托人的利益,提供居间服务。未促成合同成立的,不得要求报酬。合同法第四百二十四条 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 第四百二十五条 居间人应当就有关订立合同的事项向委托人如实报告。  居间人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委托人利益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e79fa5e98193e59b9ee7ad9431333363393665偿责任。 第四百二十六条 居间人促成合同成立的,委托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报酬。对居间人的报酬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根据居间人的劳务合理确定。因居间人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而促成合同成立的,由该合同的当事人平均负担居间人的报酬。  居间人促成合同成立的,居间活动的费用,由居间人负担。 第四百二十七条 居间人未促成合同成立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但可以要求委托人支付从事居间活动支出的必要费用。

2020年04月27日 14:26